ID488402031

【德云社入门科普】大约4.5K+字

  • 占tag致歉,打了我社比较热门的几对cp和个人的tag,不为别的,没想着蹭热度

  • 希望大家先学规矩,再来捧角儿

  • 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,如有不妥,敬请告知

  • 如果有例子与事实不符,还请告知方便改正!!

  • 碎嘴预警

  • 可以转到其他平台,标明原作者就成

  • 文中可能会集中出现某对搭档反面例子较多,纯属本人平时听相声偏向,没有针对意思,且本文针对全社有效,麻烦不要偷换概念


【1】关于“轻点”

这两个词事实上在九辫儿这对搭档中出现的机率格外的高,我明白大家都是心疼他们所以喊“轻点”,但是我真的得说,没必要

打哏在相声中出现是很正常的,他们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心疼对方,他们演出上用的扇子都是德云社特制,特殊处理过的,打上去听着响但是不疼,他们脸上表现的很疼也是为了效果

而且了解他们的姐妹们都知道的,他们玩扇子玩的可好了,不了解了去看九郎打哏的部分,开0.5倍速,开扇一瞬间的事,扇面打人一点不疼,手指也会事先夹在扇骨里垫着

【我社这群大老爷们儿没这么娇气,别瞎心疼】

例子:

①九郎拧完辫儿的手臂还得解释他拧的是大褂;

②准备打哏辫儿要把扇子举起来示意开扇;

③打完辫儿九郎得解释“我们学的就是这样,我是将就你们还是将就相声?我就得打你了这块,对不起了”

【什么时候打哏需要解释和道歉了?姐妹们,这些本不该出现在相声里】



【2】关于“刨活”

“刨活”这事比“轻点”更严重,真的不要刨活,演员词对的好好的,台上演的好好的,正要抖包袱你一句话抢过去,演员的节奏以及现场的气氛会被完全打乱,你刨了人家活,他们再来抖包袱,没有那种效果了。

最重要一点,不是所有观众都是老观众,有些也许就是被朋友拽来的,不懂相声,你刨了演员活,后边新观众压根听不到你说的是个啥,甚至会觉得莫名其妙。

真别觉得自己刨个活就显你了,听相声就为了看角儿和自个开心,别惹的大家都不愉快。

 

【特殊部分——“柳活”】

希望大家在演员柳活的时候尽量安静,会唱憋心里唱就行,在下头小声唱也别介

万一坐你边上的只是个路人呢,有些观众是指着演员来的不是听你唱来的,你在人家耳朵边上嗡嗡,这谁还听得见台上角儿在唱啥,要唱返场的时候有机会,不差这一时半刻。

除非是一些特定场合,比如九辫儿《歪唱太平歌词》《白蛇传》部分一般是会进行合唱,这个部分目前应该是固定下来的,跟着唱是ok的。

当然如果角儿做出了很明确的手势告诉我们这块可以合唱,那姐妹们就大胆唱吧

 

【3】关于“搭茬”

“搭茬”这事就两极分化很严重,有一些老观众会搭茬,搭得好,现场气氛再上一层楼,但是不会搭茬的,瞎搭茬,打乱演员节奏,这就比较严重了

不是说不能搭茬,只是说不建议搭茬,毕竟大部分观众属于不会搭茬的那一种,帮忙不成反帮倒忙,建议安安静静的听着就成,别自己瞎抖机灵。自个回去多磨练磨练,知道在哪个气口搭茬合适,搭什么茬合适。

正面例子:

熙华贤《切糕架子》

老秦:“切糕怎么好,摆成一排,上边什么颜色都有,什么有枣儿,瓜子儿,白糖,白砂糖,黑砂糖,黄砂糖,好看,没见过。”

观众:孟鹤堂

【这场观众搭茬就搭的特别优秀,搭茬时机刚好,搭茬内容又是一绝,加上台上三人反应速度很快,迅速把自个队长以及队长夫人融入了后面的包袱,几乎全程高能,每翻一个包袱底下笑倒一片】

【但是本人确实不建议姐妹们搭茬,毕竟有可能你觉得你搭茬搭得好,但实际上并不,就搁下头咯咯乐也挺好】



【4】关于“起哄”

我了解到的起哄分两种,


一种是演员举止亲密时的起哄

拿九辫儿来说,人家台上牵个小手碰个肩,真别在台下嗷嗷叫了,你们一嗷嗷俩人吓得立马撒开了,相比他们早一些时候的相声,看得出来他们现在有意控制台上的肢体接触,所以,俩人再牵小手啥的,憋出声儿!!!扛着自个大炮咔咔一顿拍就行!!!【“我们是圈地自萌,不上升正主。”那些起哄的记住了,你们没资格说这句话,你们的每一次起哄都在胁迫他们推开彼此】

 

一种是莫名其妙不分场合不分时机【俗称没眼力见儿】的起哄

九辫成都专场,就是有名灯光绝佳的那几场,大家可以去挑20181110捉放曹看,开场好久了,两位老师准备要开始入活了,视频里我是真听不见下头搁那嚷嚷啥,嚷嚷一会刚静下去不知道谁又嗷嗷一嗓子,又开始起哄,看得我一个脑袋三个大,前排有姐妹已经开始喊闭嘴了,完全管不住,两位老师一句话都塞不进去,杵那尬笑了得有好几分钟,花钱就为了把自个角儿撂台上尬在那???

中间无数次起哄【再加上瞎搭茬,还不是一个人搭,是一群人】,两位老师说一句,下头起一次哄,节奏被严重拖慢,我看的都快吐血了我,吵吵嚷嚷的没字幕我连两位老师在台上说的什么我都听不清,得亏我还知道捉放曹是怎么演的,更何况是听现场的路人观众呢??你让他们听什么?听你们搁台下放炮仗来了??到后面九辫儿已经屏蔽观众了,即使这不是两位老师干的事,但这真的特别败坏路人缘

除开起哄不说,这一场刨活严重,还不是一个人刨啊,九郎一句词,下头攒一窝观众刨过去了,后面还是张老师说:让我搭档说。后面张老师多次拿刨活这事现挂,话挑的很清楚,明显是在提醒下头刨活那些人了,下面的继续熟视无睹,接着刨,到后面两位老师为了保证时间和整个相声结构的紧凑,无奈删掉了小部分不太重要的部分,反正我还是上头那句话:刨活显你啊?

【就这一场捉放曹,踩了三个雷,刨活,搭茬,不分时机瞎起哄,抛开这三个点不提,这场捉放曹名场面很多,而且成都场的灯光打的特别好,本该成为经典场的,但是这场连官录都没有,你给人家嚯嚯的稀碎,你让官方怎么剪辑??但还是建议大家去看看,一是看两位老师的相声自个乐呵乐呵,二是看看这场观众,引以为戒】

 【我没针对九辫,不是跑这来训粉,提18年的事是想让新粉了解这种行为有多恶劣,别跟我说九辫现在没这些问题了,这篇科普不是专门写给九辫粉看的,对象是全社,谢谢】


【特殊部分——带颜色的包袱】

相声里头带点黄我们见怪不怪,可以起哄,注意时间,点到为止,别起哄起来不带停就行。

 


【5】关于“相声与现实”

请姐妹们把相声和现实分清楚了,台上演员说一句什么,可别当真了

这里借辫儿哥哥一句话“如果连相声和真实都分不清就别听相声了”

例子:

德云社有名“傻”字科相声演员秦霄贤,他是真傻吗?“傻”是他在台上立的一个人设,您看着他台上呆呆愣愣杵那一副真忘词的样,人不是真忘词,他“傻”是给自个儿立的一个人设,大家看着他呆呆愣愣就觉得可乐,人家台下可机灵着呢,虽说老秦进来的晚,基本功没有师兄们扎实,业务能力可能也还欠佳,但是不至于站台上忘词,真不信的,真觉得他业务能力特差的,真觉着他靠颜值的,真觉着他就是傻的,去听听他《莽撞人》那段贯口,人家确确实实还是有底子的。


【6】关于“大褂等级”

大褂不分等级

大褂不分等级

大褂不分等级

姐妹们别再被营销号带跑了

穿什么大褂全凭自己喜好,德云社没有白纸黑字写着大褂分三六九等,但是演员心里头端着规矩,这是相声演员对自我的认知

什么新人穿颜色鲜亮的,有名气的穿颜色沉稳的,担大梁的角儿才能穿刺绣的,这就是瞎扯



【7】关于“礼物”


先说礼物本身:

1.最好别送些整蛊玩具

2.知道自个角儿怕什么的,避开,别送那些玩意

3.下流的礼物滚远点

4.尽量少送吃的喝的,虽然说角儿们不一定吃,但你架不住有些人嘴馋,毕   竟是要入口的,安全性没法保证,我们爱角儿的心是好的,但你防不住有人动手脚。

5.尽量少送烟,这里点名辫儿哥,他那个好嗓子之前插管已经伤过一回了,  别再送煊赫门了,不送煊赫门也别送其他的烟!【凶】

也不单指辫儿哥哥,我社还有好多角儿都抽烟呢,都别送烟了,替他们的嗓子还有身体考虑考虑吧

九华的嗓子现在成这样,没有一根烟是无辜的,也就是这么抽烟抽坏的,以前嗓子清清亮亮的多好啊真是。

例子:

龄龙和老秦都被送过那种筒装薯片盒,里面塞了东西,一开盖就有东西弹出来。

九龙被送了张房卡,那酒店房间是那观众的,90抢过去问了句“成本多少?”,没等回答直接把房卡撅断了【9088那句“我比你大两岁,要毁先毁我”也就是从这儿出的】

九熙被送了一袋子冷冻鸡头,那是九熙最怕的动物,当时被吓得蹿后面去蹲那了,缓了一会还要站起来笑眯眯给跟大家说没事。【那些看着熙熙被吓到还在下面咯咯乐的不知道多大声的做个人吧】

九郎被送过一个仿真猫,九郎怕猫众所周知,看到那仿真猫的时候九郎愣了一下才接过去的,还浪费九郎说句谢谢。

龄龙被送过一盒避/孕/套,90看了两眼直接扔地下了,不管是里头装的是糖还是真的byt,都别送,真的很恶心

 ⑥小白被送过一个大龙虾,有成人小臂那么长,小白也是当时被吓得连退几步【后面姐妹有出来道歉哦!知道你们本意是爱角儿,想让小白补身体,但是像这种略显吓人?的最好就不要送了,毕竟有些时候你也摸不准你的角儿他到底怕什么】

 【小白这事我没拿来当反面例子,因为我知道本意是好的,但是送的东西确实有点惊人,只是提个醒,别再说我针对送龙虾的那位姐妹了,我解释很清楚了已经,谢谢】


再说送礼物的过程:

(1)送完了直接走,别站那怼着角儿的脸拍到天荒地老还不舍得走,后边还有那么多姐妹等着送礼物,上货时间就那么长,别太自私了

而且路人观众不是来看着你们上货的,人家是来听相声的,上货时间一长必定会引起路人观众不满。

(2)送的过程别可劲往前挤,注意秩序,真要是挤摔着了再整一踩踏事件,那事态可就严重了,遇见送完礼物往回走的姐妹往旁边稍稍,让个路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(3)知道大家都希望自个的礼物能被角儿亲手接过去,然后再跟角儿握个手啥的,但是你真离得远就别可劲往中间挤了,客客气气放在台上往回走,隔得更远的姐妹实在送不上去就别送了


※千万千万不要把礼物往台上扔,软的硬的都不要扔!!※

力气小了会砸到姐妹们,力气大了直接呼角儿身上去了

【有一场九郎帮着收礼物,台下一没脑子的扔了个小木头锤,得亏只是锤柄砸到脑袋,要是锤头直接砸到头上那不得见血,听说后面九郎脑袋那块一直青着得有一天】

 



8.零零碎碎的问题,类似“ky”【主要是网络上的】

这玩意就不是现场的问题了,这是属于网络世界的问题


还是举几个例子:

 

(1)2020天津德云社相声春晚,我看的是官录,弹幕里我看到的,出现最多的几句“老秦怎么还不出来”“老秦镜头怎么这么少”“老秦怎么不说段相声”当然也有在问二爷的

【我凭良心说,德云社四百多号人,比老秦业务能力好的,不在少数,这个春晚官录剪辑完后就剩下约摸3小时,就这么3小时要分给多少人啊?老秦算是小辈,进来的算比较晚了,还有很多东西要学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镜头少点,没给他安排段相声,合乎情理,路人看了这种弹幕难免心里会减分,怎么不太大一角儿,粉丝架子还挺大?】

 

(2)在二爷的一首歌下面还是哪我看到过这样一句评论“张云雷救了一帮无知青年,张云雷balabala怎么怎么好”,夸得就跟这事就只有辫儿做得到,换了旁人,不行。而且,不喜欢这些传统的东西的人,不等同于无知,就这一句“救了一帮无知青年”不知道要招多少仇恨

【这不是谦虚的问题,这是理性和客观的问题,我作为他的粉,真没觉得二爷能做到这份上,也许以后能做到,但现在一切都尚未可知,不要替张云雷瞎说大话,您这就不是捧角儿,这是捧杀】

 

(3)我看的网易云上程砚秋大师《锁麟囊》,评论区出现大量“张云雷唱得怎么怎么样”,诸如此类评论,麻烦看清楚了,演唱者:程砚秋,不是张云雷,什么场合说什么话,什么场合提什么人,要提我们辫儿哥的,在他的唱的歌下面评论。

 

(4)理性接纳批评“诶我觉得张云雷这块好像唱走音了”我相信大家都会遇到这种评论,而且不在少数,反观下面的回复,大部分都是一顿骂还回去

喜欢的人自然是放在心尖尖上捧的,看不惯别人说他半句坏话,我能理解,但是希望姐妹们把好赖话的区别拎拎清楚?

路人的反馈往往是真实的,他们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,他们也许是专业的,也许只是业余的,但他们的反应起码是真实的

毕竟大部分的姑娘会带着粉丝滤镜来看自个的角儿,可以有,但请注意度,别把“十全十美”这种帽子往他们头上扣,确实有缺点,大大方方认下来,我们陪着他们一点点改。

如果是不了解姆们角儿的路人有了误解,收收性子,心平气和的解释。【当然那种不说原因上来就怼姆们角儿的就不用客气了】

 

请您带着理智捧角儿,要不就摘了粉籍说话,谢谢。

 

码这段字不为别的,姆们角儿在变好

希望姑娘/先生们也能陪着他们一块变好


一路走过来,有很多兄弟姐妹陪着我

我喜欢台上闪闪发光的他们

我更喜欢台下同我并肩捧角儿的你们

他们值得

你们也值得。

 


【结构参考b站up:敲敲敲jio】


PS:如果有写漏的也请不要吝啬,下边评论区或者小窗告诉我哦!!【笔芯】


建议大家要是想提意见或者补充例子的,纠错的敲我小窗,因为评论区已经沦陷为交流感受区了,评论区的没事你们继续嗨,该唠嗑继续唠,毕竟大家也憋了挺多怨气,能交流一下会舒服很多【傻笑】

评论区的朋友们我回复不过来了,你们自由撒泼吧,文明撒泼,文明交流

老秦事务所

“喂,您好,这里是老秦事务所,请问有什么需要?”


“贤儿,我想让九熙开个窍。”


“收到!你现在就放开了喝酒。”


此时九熙和九华正在一起喝酒,看到尚九熙和一群人喝的那么high,九华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自己明示暗示了那么多次就差直接告诉那三个字了,这个尚宇直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……


过了10分钟,老秦掐着点走了进来,“诶呀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们华儿好像喝的有点多,我今天先送他回家吧。”


后面有些人开始起哄,何九华已经有点上头了,晕乎乎地靠在电线杆子身上,秦霄贤揽住就要往外走。


“等等。”尚九熙站了起来,“你这个点该蹦迪去了,不麻烦你了,酒吧和他家又不顺路。”


“不行,他喝多了容易逮着谁亲谁。”秦霄贤轻轻抓了一下何九华,何九华也明白了什么意思,唯一不淡定的只有尚九熙。


“正好我也差不多了,我送他。”


小企鹅抓起衣服披上然后从老秦怀里捞走何九华,出门打了辆出租车,何九华的头自然地搭在了cc的肩上,九熙没动作。


沉默了很久,直到下了车,尚九熙看着靠着自己吐了一次清醒的差不多了的三旬老汉,“不说你乱亲人吗?我都等一路了?”


三旬老汉激动地流下了眼泪(bushi)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“您好这里老秦事务所。”


“旋儿,怎么才能让周宝宝喜欢我呢……”


“呃……了解。”


周九良下了台就被秦霄贤一下揽住,“老闭,你不是颜控吗?”


“滚。”


“你看我怎么样?”


这句话说出去真的是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然后每天老秦都会给周九良带一份烤冷面,还买了几身同款的衣服,孟鹤堂虽然不知道秦霄贤打算干什么,但是多多少少有点吃醋,眼泪窝浅的人一伤心就能看出来。


终于在周九良忍住不拿三弦抡秦霄贤的第七天,周九良把孟鹤堂堵在墙角追问为什么这几天不理他了。


“你和老秦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
“我不可能喜欢那个傻子,再说了……我其实还挺喜欢那个姓孟的鹤字科师哥的,你帮我转告一下吧,可以的话让他当我男朋友吧。”


第二天周九良搂着孟鹤堂耀武扬威地走到了后台,还啐了老秦一口。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“您好这里是老秦鸭!”


“行行行,老秦,帮个忙。”


“有什么需要?”


“我想追我侄子。”


“收到!”


接下来的几天老秦天天拉着他蹦迪去,总之就是不回宿舍,正好寝室那两个人搬出去了,筱亭怕黑,熄灯之后只有张九泰溜到他床上陪他睡才能睡着,可是张九泰那个怂货到现在别说腰了,手都没摸过。


其实老秦就是去喝饮料的……然后找了一个美女要了个口红,在张九泰衣服上印了个唇印,拍拍张九泰肩膀,“行了,回去吧。”


宿舍的门推开总有吱呀一声,刘筱亭裹着被刷手机,张九泰走到他床前。


“九泰……你最近干什么去了……”刘筱亭的眼睛黝黑黝黑的,张九泰刚想开口,筱亭就看见肩上的口红印,“呃……交……交女朋友了嘛?”


张九泰平时嘴碎,一到这个时候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
“漂亮嘛……温柔嘛……她也很白嘛……”


“可不可以不搬出去啊,就我一个人我有点睡不着……”


说这话时候满满的委屈,“实在不行你把女朋友带这住来也行……”


张九泰终于噗的笑出声来,“你想什么呢,没交女朋友。”


“那你这……”他指了指口红印。


“老秦发神经说给我印一个的。”张九泰蹲下来,“想让我不离开你?可是有条件的。”


“做我男朋友。”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“喂,我是老秦,需要什么服务。”


“我想让老汉多陪我待一会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敢做敢当的诚实老秦把宿舍的网线剪了,孙九芳获得了老汉,秦霄贤获得了一顿毒打。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“喂,师爷,我老秦,啥事儿?”


“啊,我就想让你听听我和东子的爱情故事。”


“不听。”


最后还是听了。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“啥事儿?”


“我听小哥哥说你这能帮别人……”


“你和九郎哥分了??”


“没有,我想让他吃个醋。”


后续剧情,老秦获得了一顿毒打。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“干哈?”


“让王九龙那sb知道我有多重要。”


又一顿毒打。


——微信到账——


孙九香也来找老秦了,老秦看了连连摆手,“九字科的活不接……”


“那我自己解决,小旋儿,不过愿不愿意帮我个忙?”


“行吧……”


“喜欢我一下。”

【德云社】现在的小姑娘不是流氓就是想动我媳妇

《求各位捧哏出撸猫教程》番外段子


来源是一个瞎了心天天想偷猫的沙雕


偷猫一时爽,事后火葬场。


ooc我的。





*



德云社看门的二大爷来了个远方亲戚,小姑娘是个德云女孩,人还挺可爱,所以第一天挨个打招呼要签名的时候,大家都乐呵呵的给了。


不过后来就发现问题不是很对。


这倒也不算什么大事,就是小姑娘都喜欢猫,这不,看后台一群毛茸茸的大的小的闹的静的,想摸一摸抱一抱也是正常的。


不过他们不是普通的猫啊。人家把自己抱起来,不能说出口让人清醒一点就算了,还不能挣扎的太过。


行吧。




【九辫】


张云喵被抱起来的时候,杨九郎可是紧张的不行。毕竟人家不知道张云雷伤还没好,万一手下的重了……


好在姑娘也懂分寸,至少用手在轻轻的摸着猫头,捏捏小耳朵之类的,没有什么特别出格的举动。


杨九郎稍微放心一点,心里默念着“赶紧摸摸完还我”,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角儿。


终于猫被放了回来,杨九郎立刻小心翼翼的把人捧起来,悄悄地说,“我们去吃黄焖鸡吧。”



【龙龄】


9088被抱起来的时候,其实还是挺开心的。毕竟对方是个轻手轻脚的姑娘,总比那个动不动薅他毛的旺仔贴心点,这么想着,还用尾巴去蹭人姑娘的手腕。


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快炸毛的王九龙。


“老大你个没良心的,”把张九龄提在手里,“平日里我还不是好吃好喝的供着你,怕你冷还天天给暖床,这么到人家手里就乖的跟什么似的?”


“……你别揪我毛我就告诉你。”


然后他就被人放到地上,“说吧,为什么。”


小黑猫边跑边回答,“因为我是你爸爸。”



【良堂】


小先生对于姑娘和孟鹤堂玩耍的举动视而不见,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什么时候下班,然后继续低下头玩手机。


不一会,就感觉小爪子踩上了自己的衣服。哦,人姑娘都走了,那可以回家吃饭了。


“你怎么都不吃醋的啊,你看看人家。”孟小猫发出来软软糯糯的抗议声。


“先生多大了还闹这个。诺,您不是自己会回来吗。”




【祥林】


小小的茶色团子得到了超乎其他人的宠爱。


“啊啊啊啊啊这个太可爱了。”


“哟,你喜欢就借你抱抱吧。”阎鹤祥也是个懂事理的,人都这么说了,还是要友善一点。


“慢点儿啊,孩子还小。对了,您没感冒吧?他抵抗力弱,这要是传染了又得哼哼唧唧好几天。”


小猫团子从一个手心被挪到另一个手心捧着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一看是个姑娘,老闫也还在身边,又放心的睡过去。


“回家了,少爷。”几分钟后,抱自己的又变成了阎鹤祥,“少爷今天晚上想吃什么?”



【老秦】


这是我社唯一一个可以任揉任抱任投喂的一只,因为他智商不高还打不过你


不过这猫没多少肉,摸起来不如其他的舒服。




【堂良】弃 五十三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十三



        秦霄贤带着一身寒气,揉了揉冰凉的脸,他敲了好一会儿门,没人开。他还想着攒一身寒气,可以好好向家里那位撒撒娇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很庆幸,老秦想了想,上次房子装潢的时候把备用钥匙扔包里了,应该在车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儿,我回来了~”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脱了外套,换了拖鞋,一连唤了好几声都没人答应。不应该啊?这几天九良都失眠,难不成是今天突然就睡着了?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小心的迈着步子,也不敢大声唤,生怕打扰了梦中人。九良就躺在孟哥房间的床上,缩成小小一团,黑黢黢的一片,如果不认真看,真的看不出有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儿~”老秦撒着娇三两步蹭过去,抱住了九良。凑近了细闻才闻到九良一身的酒味儿,“宝儿?喝酒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怀中人还是闭着眼睛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固了,老秦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绷直发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抱着小恐龙把自己缩在被子里的傻孩子,已经没有呼吸了,身体已经开始发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愣住了,勉强定住神开始深深吸气,才发现自己已经流了一脸的泪。没有难过,没有悲痛,甚至连难以置信都没有,这一刹那老秦的整个心都是空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情理之中,也是意料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老秦什么准备都没有,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手心的汗了,他捏着手机想打电话,却不知道给谁打,警局?医院?还是……殡仪馆?


        遗书上只提到了他和阎鹤祥师哥和孟鹤堂,老秦手发抖,颤颤巍巍许久才打出去给阎鹤祥的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坐在床上,扶着九良摁在怀里紧紧抱着,又在九良身上又裹了一床被子。九良怕冷,他知道的,虽然九良从来没有说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九良从来没有对自己动过心,一直是在顺从他,老秦也是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想起九良离开前的一天晚上,他们俩在被窝里聊天,九良对他说:“旋儿,如果有一天,师兄弟们都不喜欢你了,师父不要你了,你会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的老秦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还能咋滴?回去做我的秦公子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那个时候的九良难过了,老秦没发现,他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。老秦可以轻易的说出他的退路,但是九良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九良没有退路了,向前是一片黑暗,向后是万丈深渊。


        阎鹤祥收到消息就急匆匆的赶过来,抱着头盔,带着一身风尘气,一看就知道是骑着摩托一路飞驰赶过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阎鹤祥先看了九良留的遗书,只是盯着九良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,开始各种打电话处理后续,老秦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,只是麻木的跟着阎鹤祥到处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火葬场,老秦从来没有去过这些地方,紧张的低着头不敢乱瞟,死死地拽着阎鹤祥的袖口。老秦害怕地不得了,所以最后送九良一程的,也只阎鹤祥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师兄弟们一大早都知道了这件事,一大帮人赶来的时候,只看见阎鹤祥守着骨灰盒发愣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走了?”有小辈儿试探似的小心翼翼的问阎鹤祥,阎鹤祥只是撇了他一眼,然后扫过众人,里面的面孔有陌生的,有熟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有的红着眼带着难以置信的悲痛,还有的带着莫名其妙的懵懂……很多很多人,阎鹤祥就这么一个个看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阎鹤祥比谁都清楚,这种事情怪谁都没用,这件事情的必然结果,谁也改不了。饶是看过了那么多人间是非,阎鹤祥也止不住心疼这个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干嘛去了?”阎鹤祥问他们,也在问自己。早干嘛去了?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葬礼,一大群人出现得快,走得也快。最后留下的也只是师父,和以前跟九良好些的那几个老人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孟鹤堂,师父特意叮嘱了,以后谁也不许在孟鹤堂面前说九良的事情,就告诉他九良是走了,再也不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周九良用命换来的,孟鹤堂从今往后的花团锦簇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 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其实很矛盾,特别矛盾,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到底坚持是为了什么?他甚至这么多年都无法理解九良对孟鹤堂的感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没有留在葬礼上,而是一个人跑出去找了心理医生,就是当年那个治疗周九良的心理医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,我做对了吗?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,他选择了放过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也是计划的一部分,计划治疗周九良的一部分。所有的原因只是因为老秦和谁都能聊的来,老秦是九良在同龄人中玩的最好的一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,最后九良会选择自杀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孟鹤堂没有出事,九良会一个人过得很好,他会想开,会放下,可孟鹤堂的事,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,你没有必要自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不知不觉就红了眼,如果说他对九良没有感情,是不可能的,那种感情老秦说不上来,就是觉得自责,觉得心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次庆幸,他给九良那么多承诺,九良没有接受也没有回复。九良知道他自己要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习惯了把自己所以奉献出去的人,从来不敢应允和奢望别人对他的奉献。无论什么东西也好,不值一提的也好,从来不敢伸手去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医生递过纸巾去,轻轻拍了拍老秦的肩膀,以示安慰,“肯定有感情的,没事儿,不怪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抑制不住的眼泪,他觉得自己辜负了九良,虽然九良什么都没有给他,虽然九良什么都没有剩下,虽然九良什么都不曾拥有过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难受,心疼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倒是笑了,一双眼睛看着老秦仿佛能侦破一切,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,也有自己的幸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真的,有一些人活了一辈子,都遇不见一个愿意掏心掏肺爱自己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人爱,可是一定每一个人都有人恨。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老秦从心理医生那里走出的时候,天色阴沉沉的好像就要下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承重压抑,又洒脱平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九良那时候问的,老秦也把答案都表现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应该要回去做他逍遥精明的秦公子了。